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休闲

梅花香染萝卜缨

刁海华

编辑日期:2018/3/16 13:36:37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点击次数:

我的餐桌上,两瓶鲜活的植物并肩而立,相互依存、彼此映衬。一瓶是腊梅花枝,另一瓶是水培萝卜缨。它们是我用心搭配、刻意营造的生活图景。两只一模一样的塑料饮料瓶,盛上清水,一瓶交叉放置着两根枝条,点缀几朵或全开或半开的腊梅花,另一瓶里莹白细腻的白萝卜顶着一撮翠绿欲滴的萝卜缨。既有炊烟缭绕的生活气息,也有清冷孤傲的精神追求。每餐端起饭碗,对着那一撮清脆碧绿的萝卜缨,我满口生津。想象它的鲜美、它的多汁、它的爽口,我唾液顿涌,胃口大开。每天一进家门,腊梅花枝散发的清香如游丝一般钻进我的鼻腔,进而弥散在五脏六肺,经由全身的毛细血管,抵达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。

无论是怎样的料峭寒冬,我的生活中总有一缕馨香。它可以是与生俱来,由来已久;也可以是从另一个星球投射过来,我用心呵护;甚或是从坍塌的废墟上重拾起来的一点星光。

年初的漫天大雪,小区和道路上的树木折断很多。看着一棵棵香樟露出的新鲜断面,揪心之痛一阵阵袭来。想起盛夏时节,我每天从树下走过,贪恋那一圈荫凉。起风的日子,我在香樟树下慢慢走,细嗅香樟叶散发的香味。那一天,我惊讶地发现,大雪压断的香樟树枝,在倒下的瞬间竟然又压断了紧挨着它的一株腊梅花枝。折断的腊梅枝条与主干仅有一层树皮相连,花枝上有不少淡黄色的腊梅花。有的花朵完全绽放,透过花瓣可望见嫩生生的花蕊;有的呈半开状,合抱的花瓣之间已经现出一丝缝隙;有的还只是一个花骨朵,如一个表层涂满蜡质的小豌豆。看到这个情景,我的心底泛起了涟漪。我何不把这些被大自然重击一拳的腊梅花枝带回家,让它们的馨香再延续一些日子。

我喜爱腊梅花几近痴迷。前几年在阳台上种了一株,数年都没有开花,我怀疑那是一株假的腊梅,去年我把它送给家有院子的朋友。我每天上下班必经路上,有几株腊梅,一年四季我都在观察它们。连在盛夏季节,我想起那几株腊梅,也会扭头望它们一眼,看看茂盛的叶片,想象着冬日那缀满枝头的小花散发的迷人香味。腊梅花开时节,我从花下走过,会因一阵阵的花香停下脚步。偶而也会趁人不备,把手偷偷伸过去,掐下一两朵小花,举到鼻子跟前,贪婪地吸上一口。我舍不得折断花枝,怕影响它们下一年开花。